首页 | 保险时讯 | 保险专题 | 资料中心 | 百姓保险 | 产品大全 | 人才市场 | 黄页 | 博客 | 论坛 | 咨询 | 投诉 | 导航
返回中国保险网首页 中国保险网广告位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保险网 > 保险时讯 > 保险评述 > 正文

劳合社首席执行官:低回报要求保险公司承保端也要获利

[ 2018年1月23日20:23 ]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梁小婵 周亮   双击自动滚频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全球最大、历史最为悠久的保险组织,本身作为一个保险市场,为成员提供交易场所和有关服务。劳合社的巨大优势在于它拥有来自全球不同地域的资本支持,多样化的保险经纪人和管理代理公司在劳合社市场提供丰富的专业技能。2017年,超过90个辛迪加在劳合社承保保险和再保险业务,业务范围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劳合社保险(中国)有限公司是劳合社经中国保监会批准,于2007年3月在中国成立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2月,劳合社中国北京分公司成立。截至2017年底,共有28家管理代理公司经营的32家辛迪加加入劳合社中国平台,并成立相应的承保部。劳合社中国2017年的保费收入预计超过23亿人民币。

    “与全球业务规模相比,劳合社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当前的确不大。但是,2016年中国业务是2015年的两倍之多,而2017年会在2016年的基础上继续增长,这种增速已经相当快了。”Lloyd’s(劳合社)的首席执行官IngaB eale(英格·碧尔爵士)于近日参加亚洲金融论坛时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如此评价劳合社中国的业务表现。

    Inga Beale对南都记者表示,劳合社已将中国视为我们未来增长的主要地方,未来肯定会增加对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市场的投资。

   与中国险企合作而不是竞争

   南都:2017年全年中国市场表现很不错,你如何看待劳合社在中国市场的表现?

   Inga Beale:中国市场是劳合社很关键的增长性的市场。劳合社在中国市场有20多亿人民币的保费收入(rev-enue)。我们在中国拥有32家辛迪加,我对劳合社在中国的发展感到很高兴。

   我认为中国当前有很多发展机会,可以在中国市场介绍更多的新产品。我们倾向于做一些特殊风险保险,我们对于中国保险商的产品服务进行补充,而并不是与它们竞争。由于劳合社的全球属性,我们希望提供一些他们可能没有专业经验的产品,劳合社想提供一些新的、领先的保险产品,倾向于与中国市场的保险公司进行合作。

   南都:对于劳合社的整体业务来说,中国业务目前并不大,你对此怎么看?

   Inga Beale:中国的业务当前的确不大。但是,2016年中国业务是2015年的两倍之多,2017年在2016年的基础上还将继续增长,这种增速已经相当快了。

   全球来看,2016年我们取得近3000亿人民币的业务,而在中国有20多亿人民币的业务。尽管中国业务并不大,但我们将中国视为我们未来增长的主要地方。

   南都:你认为中国的保险业和再保险业在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如何?

   Inga Beale:总体而言,亚洲是保险业务快速增长的区域。亚洲保险业的双位数增长,这是全球其他区域所没有的。亚洲有40亿的人口,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印度亦在快速发展中。亚洲无疑是我们未来保险增长的主要部分。

   南都:你们会在未来增加对中国市场投资吗?

   Inga Beale:我们未来肯定会增加对中国的投资,总的来说整个亚洲市场都会。我们在新加坡有近6亿美元的业务,新加坡分部亦覆盖周围的其他国家业务,我们在香港也有2亿美元的业务。

   中再集团目前还是中国唯一辛迪加

   南都:中再集团于2014年完成中再辛迪加2088向常规辛迪加的转型,成为第一个在英国劳合社市场拥有独立经营席位的中国保险企业。目前其他中国保险公司在这方面有动作吗?

   Inga Beale:中再集团目前还是唯一一个中国辛迪加。中再集团能接触到世界的业务机会,而这也为劳合社带来中国的机会,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南都:除了与华泰中介集团合作之外,劳合社注册的中国保险经纪情况如何?

   Inga Beale:中国的劳合社注册经纪人包括中天保险经纪、昆仑保险经纪、上海环亚保险经纪、太平再保险顾问以及五洲保险经纪。我们很高兴它们是劳合社的一部分,他们可以跟劳合社平台上的保险公司进行商业合作,也能够将劳合社的专业技能与中国的发展结合起来,在中国的基础建设等方面,劳合社还可以做得更多。

   南都:会员的费用对你们的利润影响大吗?

   Inga Beale:财报公布的利润主要是来自辛迪加的。劳合社社团本身的运营几乎是不盈利的。我们的目的不是盈利,我们主要是给成员们提供交易场所,然后可以从中获得回报。

   这些成员提供给我们一笔钱去运营场所和服务。如果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钱,我们可以将多余的钱转回给成员们,或者保留这笔钱但减少成员下一年应交付的钱。我们并非想直接在市场挣钱,我们只是从承保和市场的发展而得到获利的机会。

   投资回报低已持续一段时间了

   南都:对保险机构而言,承保利润和投资回报非常重要。您如何看待当前中国保险业的承保和投资情况?

   Inga Beale:中国已逐渐成为获取承保利润较为艰难的地区。

   我知道有一些一般保险(即中国的“财险”)的综合成本率相当高。不像世界上其他国家,中国一般保险的很大一部分是汽车保险。这显然并非我们想做的,我们倾向于提供一些更为复杂的、专业要求高的保险,比如说我们已提供的科技保险、政治风险保险、船舶保险、能源保险、航空保险等。

   南都:你在保险和再保险领域的工作经验丰富,在你看来,保险业务当前如何保持稳定的投资回报?

   Inga Beal:这是比较困难的问题。投资回报较低,这一状况已维持一段时间了。传统上,保险公司模型都寄托于资产端赚钱,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回报较低,也要求保险公司在承保端获利。

   我当然没有关于在投资端盈利的黄金法则。但是劳合社正在做的事,是成为一个共同的、承担社会责任的市场,比如在已选择中央投资组合中,我们不再投资使用化石燃料的公司,可持续的绿色投资已成为保险公司的优先选择。

   南都:从最近几年中国保险公司的投资策略来看,部分公司选择在伦敦、美国和欧洲购买房地产。您认为房地产投资会为它们带来很大的利润来源吗?

   Inga Beale:保险公司的投资资金主要来自于投保人的钱,而未来某段时间要偿还这部分钱。因此,保险公司的资产组合中,需要保留好大一笔可流动的资金。某些投资方面,要考虑多元化投资组合,而不是过多侧重于某些领域,比如说在房地产投资这类。

   保险公司要考虑这些方面,也要考虑多少资金放到股权投资中去,多少用于房地产投资,但也要保存一部分的流动资金。

   全球房地产价格已经飞涨,比如香港及周边的地方。我20世纪80年代曾到过香港,当时什么都没有,只看到房地产的发展。若考虑全球进行中的城镇化,中国是一个具有创新性的国家,考虑GDP增长,未来基础设施建设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占据很大一部分。关于城镇化这部分的投资,这是我们未来可以考虑以及通过再保险可以帮助改变风险的。

   IFRS17影响难以预测

   南都:很多人都把上海保险交易所与劳合社相提并论,你对此怎么看?

   Inga Beale:我之前去上海保交所参观,他们是完全电子化操作的。我认为,他们的模式在改变,这是个很优秀的概念。我们也跟上海保交所在规则管理方面交换了建议。

   劳合社与上海保交所最大的一个区别是,我们希望给所有的成员安全,因此我们成立一个中央基金,这个基金规模将近40亿美元。劳合社市场有一个安全链,安全链的第一层是辛迪加的资金,有超过660亿美元的规模,第二层是成员的资金,有270亿美元,而第三层就是中央基金,中央基金的作用就是如果有任何成员因没有足够的钱去偿还给投保人,而前两层资金都用完了的话,中央基金将对此进行支付。而据了解,上海保交所是不承担任何风险的,这应该是我们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南都:提及技术方面,你如何看待AI的影响?

   Inga Beale:AI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冲击。

   AI带来两个方面的冲击。首先,AI影响各地的商业模式。我们拥有很大的商业保险,当我们使用A I或者其他移动技术,产品必须反映面对的这些风险。此外,我们也要使用A I本身去改善我们的商业模式,为客户开发更具有责任感的保险产品。

   南都:你认为,IFRS17将怎样影响全球的保险公司?

   Inga Beale:IFRS17会对人寿公司有很大影响。劳合社实际上并不主要做人寿业务,低于2%的业务是人寿业务。

   但是IFRS17影响的复杂性,我们目前尚未完全明白。劳合社正在准备遵从,或很乐意服从这一规则。规则将把一些额外的费用放到每个项目中。我认为其中一个很有意思的是,你怎样对那些可能不盈利的业务进行记账,因为会计方法已有太大不同,我们之前从未审视这类业务。在新的规则下,真实的投资收益需要报告。我不确定每家公司能从中获得多少好处。我认为,这是不能测试和预计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文章.
保险秘书
行业资讯
企业资讯
监管动态
基层信息
保险人物

Copyright © 1997-2018 China-Insuranc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财富经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410号

本网凡所涉及保险条款的内容仅供参考,并均以投保当时的保险合同为准。本网法律顾问: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